APP

下载达川客户端

《四姑娘山》首映,讲述6千米海拔的传奇

川报观察 2021-05-15 09:13 145


蓝大翅鸲是高海拔鸟类,所到之处的最低海拔也在1800米左右,这种环境下的食物稀少,而蓝大翅鸲能得以生存,依靠的就是沙棘树的果实。当地村民也叫它“酸枣雀”。

蓝大翅鸲 

5月14日晚,《四姑娘山》首映分享会在成都博物馆举行,这部4K级自然人文科普纪录片时长约25分钟,讲述了四姑娘山区域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景观,介绍了当地十多种代表性物种,如四川红杉林、高山捕虫堇、岩羊、赤狐等,为观众带来一场“人在城中坐,心已在雪山”的自然之旅。

在观影之后的嘉宾分享中,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员吕荣森介绍,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与第四纪冰川南侵过程中,造成了地质地貌大的变化,四姑娘山这片绵延20公里的原始野生沙棘林是冰川南侵中的“幸运儿”,它的幸存得益于周围山地、植被、河流等整体生态系统的较为理想的保存。

目前,沙棘在欧亚大陆广有分布,中国是沙棘面积最大、种类最多的分布区,而四姑娘山的沙棘林又是中国最有代表性、且分布最广的,是当地的旗舰物种。

被称“维C之王”的沙棘,其饮料等产品已有广泛开发,但科研还远不够。比如,蓝大翅鸲和沙棘的伴生关系,在《四姑娘山》拍摄之前则少被人注意到。

“由于高海拔地区食源少,我们发现蓝大翅鸲成群的跟着沙棘成熟的节奏走,哪个山谷哪片林子果实熟了,他们就飞过去,吃完了再找下一片。”该纪录片导演巫嘉伟说道。每年11月,沙棘果实由嫩绿转金黄,达到最佳成熟期,糖分和含酸量正合适,枯叶被吹落后,露出新鲜果实,蓝大翅鸲就登场。据观察,它清晨捉捉小虫,偶尔洗漱一下,正餐就在“沙棘餐厅”自助。沙棘的热量超过稻米,能帮蓝大翅鸲抵御严寒,而后者则播散沙棘种子到远方。

有小朋友问,为啥蓝大翅鸲不怕酸?巫嘉伟提醒,各个物种的演化方向、适应方向是不同的,不能以人的感觉为标准去衡量和猜测其他物种为何不怕酸、不怕苦、不怕疼等,也许这个问题的前提就不成立,对于蓝大翅鸲来说,沙棘果可能没那么酸。

除了提供食物,另一些被泥石流造成的堰塞湖淹死的沙棘树,还成了啄木鸟挖洞筑巢的宜居之地。

小朋友的科普和自然教育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知道远方的动物明星,比如非洲的狮子大象长颈鹿,却不知家乡的动植物同样很神奇。

比如,说到食虫类的植物那就是猪笼草,其实,四姑娘山也有一种,叫“高山捕虫堇”,它叶片上的腺毛可以分泌粘液,附近的小虫被吸引过来后,就会黏在捕虫堇的茎叶上,不到一周,小虫的营养便被植株完全吸收,只留下躯壳。

随着本土自然教育的成熟,越来越多孩子开始了解并喜欢家乡的明星物种,雪豹则是典型代表,去年“西南山地”团队拍到一只雪豹和海拔6250米的幺妹峰同框,更是惊艳了公众,收割了一批雪豹粉。

《四姑娘山》主创团队希望,借助纪录片的拍摄和传播,让更多人深入了解四姑娘山的丰富性、多面性,它不仅适合登山等山地运动,也是开展科普教育、科学研究、自然观察的宝藏山,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座不一样的四姑娘山。

图片由“西南山地”提供

川观新闻记者 吴平 吴梦琳

评论 7

  • *梅 2021-05-16

    自然观察的宝藏山!

  • dc5423 2021-05-16

    👍👍

  • Lzh 2021-05-16

    👍

我要评论

猜你喜欢

去APP中参与热议吧